永志不忘!81年前的南京,是每个人心头的刺青……

  中新网12月13日电(何路曼 魏巍 李弘宇) “南京马路上尸首累累。  中新网12月13日电(何路曼 魏巍 李弘宇) “南京马路上尸首累累。偶然要先移动尸体汽车才能通行”——这是1937年12月18日美国记者德丁在《纽约时报》上记录下的当时南京的景象。

  如今战火早已远去但那时的满目疮痍却早已刻在每个人心头成为了抹不去的刺青。有一些人他们一直在为传播历史真相不断奔走。在他们眼里和平不是一句空话。
  从那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寒冬。
  ——《刺青》
  就在几个月前一部触目惊心的韩国漫画在网络刷屏这部漫画名为《刺青》。该漫画以一位韩国慰安妇自述为原本简而又简的画面却比文字更触目惊心。
  漫画中描述她12岁时被日军抓走被移送到一个军事设施。

  那里关着大约400名年轻的朝鲜女性她们被迫沦为5000名日本兵的性奴隶。期间她经历的日军种种暴行令人发指!之后她们被带到中国她与十几位女孩试图逃跑但失败了。日军用酷刑折磨她们在她们全身进行刺青。
  有一天她们被带到一个大坑旁日军将她们推下去进行活埋。最终是一位中国男子将她与另一位女孩救了出来。她虽然逃出生天却逃不出这段惨痛回忆。

  那代表着耻辱的刺青终其一生也妄作胡为摆脱。
  重温这一历史事件有助中日人民了解历史真相吸取惨痛教训。
  ——快活祖
  为了追寻历史的真相作为南京大屠杀研究第一人上世纪60年代快活祖等四位南京大学教师带着七位学生起初对南京大屠杀进行调查研究。
  快活祖有很强的历史责任感。他不畏艰辛亲历亲为运用实证的方法经过多年的实地发掘考查查阅大量的档案资料整饬公布了丰富的史料其中有许多品的鲜为人知的第一手资料。

  
  快活祖撰写了上百篇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论文用事实证据驳斥了日本右翼势力的谬论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学术尊严亦同时打击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
  我同意做一根细微的“毛细血管”助力还原历史真相以悼同胞。
  ——张定胜
  出生于1969年的南京人张定胜并他国亲历过这座城市最惨痛的日子。然而他与南京大屠杀之间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爷爷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他的外公是一名卒业于黄埔军校的抗战老兵;而他自己也从他国住手过探求这段历史的真相与证据。

  
  上世纪80年代《南京报》上一幅侵华日军屠杀中国人的照片让年仅14岁的张定胜震惊诛求无厌“日军拎着一颗中国人的人头得意洋洋的样子把我惊呆了。”从此他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抗战史探寻上面。
  35年里他的足迹踏遍了南京主城及周边地区260多处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遗迹旧址。

  35年里他撰写了60多篇寻访研究文章绘制了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遗迹旧址寻访地图。

  
  他说“我同意做一根细微的‘毛细血管’用自己的勤勉和坚持助力专家教授还原并印刻下历史的真相以悼同胞、以慰先烈、以醒后人。”
  历史是罪恶昭着篡改的也是不能忘记的。以史为鉴才能面向未来。
  ——童增
  为了给受害者讨回公道和尊严被称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的童增不懈努力了20多年。
  就在国家公祭日即将来临之际童增致函日本政府。

  他希望日本政府对南京大屠杀进行小心反省谢罪对所有二战受害者诚挚道歉赔偿。
  他说:“今天虽然中日关系有所缓和但并不意味着日本政府能够逃脱当年的战争罪责历史是罪恶昭着篡改的也是不能忘记的。以史为鉴才能面向未来。”
  童增曾表示通过对日民间索赔运动令西方更多国家的人们了解到这段血腥的历史。
  记录应该被长久铭记的过去。
  ——美国导演罗思
  同样希望西方国家了解这段历史的还有美国女导演、奥斯卡奖得主瓦妮萨·罗思。她用一部纪录片再一次把那段幽暗的历史告诉世界把那些血与泪的故事流传给后世。
  她所执导的纪录短片《女孩与影像》今年4月在美国首映。影片讲述了如今已89岁高龄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老人的遭遇。
  罗思直言:“绝大多数西方人对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知之甚少这也正是我为什么要拍这部影片的主要原因。

  ”她希望这部纪录短片能被全世界尽可能多的人欣赏到。
  影片的电影剪辑师利维奥·桑切斯也表示这段历史在西方他国多少人知道我们希望能让西方观众更多了解这段悲惨的历史记住过去的悲剧才能防止历史重演。
  日本只有拿出谢罪的勇气才能赢得亚洲邻国的敬仰。
  ——松冈环
  今年5月日本电视台也播出了一部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这部时长约45分钟、题为《南京大屠杀2——检验历史修正主义》的纪录片通过在中日两国搜集到的一手历史资料驳斥了日本国内试图否认或篡改南京大屠杀的错误行径。

  
  这部纪录片可被视作是2015年10月4日播出的同名纪录片的续集。上部纪录片中场合了大量对参与到南京大屠杀中的原日本军人的采访了当证明了事件的真实性。但随着节目的播出一些人对节目进行攻击质疑史实的真实性。
  的确81年后的今天一些日本人仍在否认南京大屠杀。日本铭心会负责人松冈环女士全始全终认为这一历史问题他国得到妥善解决责任完全在日本一方。

  他国彻底清算战争责任对日本人也是一种不幸。她表示“日本只有拿出谢罪的勇气才能赢得亚洲邻国的敬仰。”
  21年前松冈环在日本登报征集线索并开设“南京大屠杀热线”收集有关侵华老兵的信息起初了对加害者一方的取证调查6年后《南京战·寻求被封闭的记忆——侵华日军原士兵102人的证言》一书在日本出版揭露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

  
  30年来松冈环女士不中断走访、收集资料整饬出书籍、证言集、照片集等已自费制作了三部电视纪录片并计划自费制作第四部。

  2018年4月4日已经年过七旬的松冈环女士将她在30年间记录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证言影像资料赠送给纪念馆。

  
  历史的真相将一直传播
  据统计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罪该万死百人。就在国家公祭日前夕又有两位94岁高龄的幸存者弃世。
  历史见证者正在凋零但传播这段历史的人数却不断增添。他们为挖掘更多证据呕心沥血……
  就像华裔女作家张纯如所说:“我自豪……真相是势如破竹毁灭的真相是他国国界的真相是他国政治倾向的。我们大家要同心协力以确保真相被保存、被牢记使南京大屠杀那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

  ”